血与火的记忆:湖南抗击日寇的几大重要战役
78年前的今天,是一个不能忘却的日子。宛平城的枪声,拉开了日本侵略者全面侵占中国的黑暗序幕。时光如电,抗日战争胜利已经七十年了。曾经的战场早已硝烟散尽,当年的老兵们已经老去或者即将离去,可是,刻骨的记忆却历久弥新。我们无法忘记,“宁可站着死,不愿跪着生”的铮铮铁骨和民族血性;我们无法忘记,发生在三湘大地上的长沙会战、常德会战、衡阳会战、湘西会战等数次闻名中外的重大战役。
  • 长沙保卫战:中国军队重创日军

      从1939年9月至1942年1月结束的第一、第二、第三次长沙会战,统称为长沙会战,或称为长沙保卫战。长沙保卫战是关乎中国乃至世界前途命运的重要战役。第一、第二、第三次长沙会战后,日军主力均从湘江东面向南进攻,遭到国军有力抵抗。

      1942年元旦,长沙城外,日军兵临城下。新年的氛围在炮火声中逐渐消去,这座千年古城迎来第三次会战的决战。

      在这场大决战中,中国军队奋力守卫长沙城,终造就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盟军与日军交战的首场大捷。

      1939年9月到1944年8月期间,中国军队与日寇在长沙为中心的第九战区进行了4次惨烈的攻防战,以血肉之躯挡住日军南下铁蹄,不可谓不悲壮。

    299251

      薛岳 抗日名将,时任第九战区司令长官,第三次长沙会战时不顾“战区一级指挥部距前线不得近于50公里”的规定,将指挥部设于长沙岳麓山上,激励前线将士。创“天炉战法”,被认为是“抗战中歼灭日军最多的中国将领”。曾获美国总统杜鲁门颁授自由勋章。

    299268

      1942年1月,第三次长沙会战,日军在关键时候曾破墙越堡攻入长沙核心城区的南正街(今黄兴南路步行商业街南段)、八角亭,守卫长沙城的中国军队抱着“宁为玉碎”的必死决心,在南正街、八角亭与日军展开激烈巷战,甚至数次进行白刃战。

     

      【战损比】

    299266

     

      【亲历者说】

      “蕴华吾妻:长沙的存亡,关系抗战全局的成败,我决心以死殉国,设若战死,你与五子的生活,政府自有照顾……”——国民革命军第10军预10师师长方先觉战前遗书

      “国家养兵千日,用在一时。值此存亡之秋,匹夫尚有责,身为军人,岂能临阵退缩?尚望双亲体谅时艰,善自珍重,我誓死抗日,此意已决!” ——99军99师295团1营少校营长曹克人战前写给父母的信

     

      【历史评价】

    299267

      1942年1月,第三次长沙会战以杀敌5万余人大获全胜。各国驻华武官前来长沙参观我军缴获的战利品。第三次长沙会战是自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同盟国反法西斯阵营取得的第一次胜利。这一胜利大大提高了中国的国际地位,有力支援了南太平洋地区的英、美友军,意义极其重大。

      第三次长沙会战胜利后,中外报纸记者争相报道此次会战,称,本次大捷是日本自明治维新以来遭到的巨大失败;三次长沙会战的意义,已经超过了台儿庄战役;我军不止是驱敌远去,更主动出击歼灭敌人。英国报纸称此次长沙大捷是太平洋战争爆发以来同盟军唯一决定性之胜利;美国军方则称其为所有同盟国家的共同胜利。英国《每日电讯报》称:“际此远东阴霾密布中,惟长沙上空之云彩确见光辉夺目。”【更多内容】

      

  • 常德会战:虎贲之师血战孤城16昼夜

      1943年11月初,侵华日军为牵制中国军队对云南的反攻,向中国第六战区和第九战区结合部的常德地区发动攻势。日军第11军纠集5个师团共10万余人,出动飞机130余架,在司令官横山勇指挥下,向中国军队发起进攻。中国守军集中了第六、第九战区的16个军43个师21万余人,飞机100余架,在常德城及外围地区与敌接战。

      11月3日,第七十四军57师师长余程万率部进入常德城,迅速疏散全城民众,建筑防御工事,准备迎战日军。日军动用飞机大炮对常德守军实施猛烈轰炸,并施放毒气弹、燃烧弹,又发起无数次的白刃冲锋。面对日军的疯狂进攻,第57师守城官兵拼死抵抗,依托阵地节节阻击,与敌苦战16昼夜,全师官兵9000余人生还者不足百人。12月3日,常德失守。

      常德城内守军的顽强防守作战,吸引和牵制了3万多敌军,为中国主力部队完成对敌反包围赢得了主动。12月9日,驰援的第九战区4个军打败日军,一举收复常德。同时,第六战区转守为攻,收复失地。至12月20日,日军伤亡4万余人后败退,中国军队用伤亡5万余人的代价换来了胜利。国民政府称此役为“常德大捷”。

    299247

      常德守城将军余程万

      余程万,广东台山人,1902年5月24日生。1924年考入黄埔军校第一期。上高会战中指挥57师坚守阵地,与日军第34师团浴血奋战,为57师赢得了“虎贲”的称号。常德保卫战中,余程万率军在常德孤城与敌苦战16昼夜,全师官兵9000余人生还者不足百人。常德会战后,抗日英雄沦为阶下囚,4个月之后无罪释放。1955年在香港遭匪徒抢劫中弹身亡。

     

      【战损比】

    299258

     

      【亲历者说】

      “28日中午,一股日寇从马木桥方向攻入常德城,我们在大街小巷和鬼子拼开了刺刀。师部除师长留下负责指挥和联络,其他40多人全部与敌肉搏。这次战斗,我们杀死了100多个日军……” ——李超(时任七十四军五十七师机枪手)

      “从29日开始,全城转入激烈的巷道战,我一七0团坚守上下南门,弟兄们整整一天都没来得及吃饭。我上去给他们送水时,有一个兄弟还没喝完水,就看见敌人往上冲,他手里没有枪,只有手榴弹。他等敌人离我们约20米左右时,拉断两根导火线,冲了上去,与四五个鬼子同归于尽。”——顾华江(时任七十四军五十七师一七0团卫生员)

      “11月30日凌晨,师长到一六九团召开紧急会议,决定组织部分人突围,向从德山方向赶来的援军求援。几天后,我随援军进入常德城,才得知团长柴意新已经阵亡。他身边的士兵说,他身中4弹,全身衣服被鲜血浸透,死时紧抱着枪不松手。那时,柴意新刚结婚不久,他扔下新婚妻子奔赴前线,这一别竟成永诀。”——吴荣凯(时任七十四军五十七师一六九团书记)

     

      【历史评价】 东方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

      常德会战是正面战场大规模的会战之一,因战事惨烈,又被称为东方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纽约时报曾如此报道:“这里举目尽是烧焦的围墙、残破的砖瓦和灰堆而已……要想在这个曾经有过16万人的城里寻一未经摧残的东西,实在难乎其难。”公开资料显示,日军战后以“凄绝”形容常德保卫战,承认中国军队的抵抗“堪为保卫上海战役后最为激烈的一次”。常德会战在中国抗日战争乃至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都具有一定的地位。开罗会议期间,中、美、英三国首脑听到常德保卫战的消息,无不表示欣慰。【更多内容】

      

  • 衡阳会战:给四万万同胞吐一口闷气

      1944年初,日本为打通大陆交通线,挽救孤悬南洋的日军,纠集侵华日军主力,发动了“一号作战”,中方称为豫湘桂战役。衡阳会战是豫湘桂战役中最惨烈的一役。

      1944年6月23日,衡阳会战开始,中国军队第十军17600余人,日军5个师团加1个独立步兵旅团,共11万余人。战斗历时47天,至8月8日城陷而结束,中国守军顽强地以疲惫之旅抗击数倍于己的日军,苦守孤城,几乎全军覆没,共击毙日军近两万人。

      衡阳会战阻挡了日军的凶猛进攻,成功粉碎了日军企图3天拿下衡阳城、7天打通西南大陆交通线的迷梦,牵制了日军打通大陆交通线的兵力,为中方调整战略部署赢得了有利战机。日方在战役中的损失及其影响,直接导致了首相东条英机的下台。

    299256

      抗日名将方先觉

      方先觉,字子珊。1903年出生于安徽省宿县栏杆区一个乡绅家庭。第二次长沙会战后升任第10军军长。1944年5月,方先觉率领第10军全体官兵,负责指挥衡阳会战。

      “敌人今晨已由北城突入,随即在城内巷战。我官兵伤亡殆尽,刻再已无兵可资堵击,职等誓以一死报党国,勉尽军人天职,决不负钧座平生作育之至意,此电恐为最后一电,来生再见!”——方先觉与各师长联名发出“最后一电”

      【战损比】

    299260

     

      【亲历者说】

      “这个时候,我们的炮弹、炸弹都用完了,每个战士的面前只剩下五六颗手榴弹了,战斗力十分薄弱。最为可恶的是,在我们弹尽粮绝的时候,日军又向城内施放毒气弹,每个人的喉咙里都很难受。”——时任预10师29团政工干事的彭忠志

      “每天早晨天不亮,四五点的时候,日军的飞机就来空袭。我们只能躲在简陋的防空洞内,听着外面如闷雷一般的爆炸声。每天一两个同伴被炸死是很正常的事情,更别提被炸伤、炸残的。看着昨天还同吃同住如同亲人一样的战友,忽然间化为一具焦尸,开始还十分难过,后来就麻木了。与其伤心,不如奋起反抗,报仇雪恨。”———随部队奉命保卫衡阳机场的老兵常紫光

     

      【历史评价】

      衡阳会战是中国整个抗战史中作战时间最长、双方伤亡士兵最多、程度最为惨烈的城市争夺战之一,也是日本战史中记载的唯一一次日军伤亡超过我军的战例。其不但是中华民族抗日战争中的重要战役,也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以寡敌众的典型战例,被西方媒体誉为“东方的莫斯科保卫战” 。

      重庆《扫荡报》给衡阳守军的致敬书:这40天来,敌寇不断用强大的兵力猛击你们;甚至滥用毒气,做出不齿于人类的野蛮事。而你们装备劣势,给养不足,援军接应困难,负伤缺乏医药,各种条件都不如敌人。你们用血肉抵挡敌人的炮火,用血肉保卫祖国的名城,给四万万同胞吐了一口闷气!有了你们这一战,才觉得做中国人是最高贵的。后方的同胞对你们真是说不尽的感激,说不尽的崇敬! 【更多内容】

      

  • 湘西会战:鏖战雪峰山击溃疯狂日军

      1945年4月9日至6月7日发生的湘西会战,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中的最后一次会战。

      此前一年,陈纳德将军率领的中美联合航空队(即“飞虎队”)进驻湖南西部的芷江机场,充分发挥远程轰炸机B-29的极大杀伤力,对侵华日军阵地和日本本土重要军事地带进行轰炸,令日军心惊胆战。为了解除来自芷江机场的空中打击,维护湘桂、粤汉两铁路的交通,1945年初,日本决定调集兵力,进行“芷江作战”。

      1945年4月9日,日军以第六方面军第20军坂西一郎部及第11军之34师团为主攻部队,共五个师团,总兵力8万余众,分三路向湖南西部发起攻击。

      中国军队以国民党第四方面军王耀武部担负正面防御作战,第三方面军汤恩伯部、第十集团军王敬久部和新六军廖耀湘部也参加了会战,总兵力20余万人,飞机400余架。会战初期,中国军队实行防中有攻、攻防结合的战术,意在消灭敌之有生力量,阻敌于雪峰山东麓,使之陷于雪峰山纵深地带,并相机进行决战。

    299245

      “飞虎队”队长陈纳德

      青岩战役是湘西会战的转折点。从5月1日起,中国军队和日军在洞口的江口、青岩一带激烈交战,连续7天7夜都是战火纷飞,炮声隆隆,空气中都是硝烟的味道。几天之内,共击毙日军1600多人。当地老百姓都自发上前线,主动为中国军队搬运炮弹、装备。5月8日,中国守军在空军的配合下猛烈还击,日军狼狈溃退。

      此役之后,中国军队全线反攻。“飞虎队”的战机不断从芷江机场起飞,对日军各阵地进行轮番轰炸;中国军队乘势出击,一路追击溃逃的日寇。至6月7日,中国军队收复所有失地,击败了日军的进攻。

      湘西会战是中国军队发动的对侵华日军最后一次重大战役,也是中国军队正面战场从防御转入进攻的重大转折点,书写了中国抗战史上光辉一页。

    299242

      在湖南芷江的洽降会上,中国陆军总部的代表向日本侵略军的代表今井武夫一行进行训示。(均为资料图片)

      正因为湘西会战主要是围绕争夺芷江机场而开展的一次重大战役,所以中国方面将日本投降的第一次仪式放在芷江,史称“芷江受降”。“芷江受降”标志着日本侵华战争结束,日本无条件投降。

     

      【战损比】

    299262

      【亲历者说】

      1945年5月8日,战斗特别激烈,双方打得地动山摇。我在山上看到,中美空军的飞机一批接着一批地飞到江口、青岩一带轰炸日本侵略者。日军没有任何防空武器,被炸得哇哇直叫,山上到处都是被炸得血肉横飞的日军尸体。8日下午以后,日军像潮水一样溃败了。——洞口县江口镇青岩村村民肖岩生

      从(1945年)5月1日到7日,中国军队和日军在江口、青岩一带激烈交战,连续7天7夜都是战火纷飞,炮声隆隆。当地老百姓都自发上前线,主动为中国军队搬运炮弹、装备。日本鬼子也到处抓人做苦力,如果中国的老百姓被他们抓住,要挑很重的军火,挑不动就用枪托砸。江口附近有个叫周洪碌的精壮汉子,被日军抓去做苦力,他坚决不同意,用扁担打死一名日本鬼子,但由于寡不敌众,最后被鬼子的刺刀杀害了。——江口镇居民朱国轩

     

      【历史评价】

      据统计,日军投入湖南战场作战的兵力有37个步兵师团80多万人,中国参战兵力有160多万人。湖南境内的四大会战,将日寇钳制了六七年之久,让日军陷于战争的泥淖不可自拔。当时湖南总人口不到3000万,抗战8年间,湖南共向国民党部队输送了近200万青壮年,平均15人中就有1人投身抗日前线。他们奋勇杀敌,血染疆场,为中华民族抗战的胜利和世界反法西斯斗争的胜利,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更多内容】

      文字整理:陈良 据新华社、长沙晚报等有关报道

      制图:王斌 史学顾问:陈先初 (湖南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网友评论